原标题:厉害!7岁男孩挣下十几万存款!他的职业和事迹你想都想不到!

7岁小孩子可以做点什么?

或许你会说刚上小学吧

这么小能干啥?

但是浙江台州这个小孩不一般

还被国家级媒体报道

当同龄孩子还在玩泥巴时,温岭松门的男孩麦克(原名孙楚洋)却已经跟着专业老师学了3年瑜伽,还在1年前拿到了少儿瑜伽教练资格证书,成为中国最小的瑜伽教练!

6岁的孙楚洋,成了国内年龄最小的持证教练,也是世界最小的瑜伽教练。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印度阿拉哈巴德的6岁女孩Shruti Pandey曾是世界上最年幼的瑜伽教练,去年6岁拿证的孙楚洋同样也成为“世界之最”。)

孙楚洋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孙楚洋和爸爸妈妈在一起

别看年纪小,据说现在为止,麦克前前后后已经教过100多个学生,挣下十几万存款了呢。




亲子瑜伽增进了孙楚洋和妈妈的感情亲子瑜伽增进了孙楚洋和妈妈的感情
孙楚洋(左)录制《了不起的孩子》孙楚洋(左)录制《了不起的孩子》

小小年纪的孙楚洋为什么走上瑜伽这条路了呢?得知孙楚洋最开始学习瑜伽的原因,却令我们心疼,他练习瑜伽竟是为了克服自闭!

他的妈妈叶文云告诉记者,因为工作繁忙,父母很少陪孩子,在2周岁时,麦克就全托给了老师。有一天,老师告诉妈妈叶文云,麦克很内向,非常不合群,总是自己在那里玩。

最开始叶文云没想这么多,但仔细观察后发现孙楚洋确实和平常的孩子不一样,不爱开口,看到陌生人就害怕,叶文云就带着孙楚洋看儿科医生,确认了孙楚洋有轻度的自闭症。

作为妈妈,没有及时观察到孩子的成长动态,叶文云心里感到特别内疚,把经营十多年生意火爆的服装店关了,成为一个全职妈妈,带他去上亲子瑜伽课,希望以此慢慢走进孩子的内心,参与到他的世界。

让叶文云没想到的是,孙楚洋一下就对瑜伽展现出了不同的天赋。相比其他运动,瑜伽是偏静的,孙楚洋才3岁,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但孙楚洋能坚持上完一节课,默默记下了所有体式,等回到家,居然给妈妈演示了一遍瑜伽课上的所有体式,妈妈被惊到了,有几个体式连她自己都忘记了。就这样,母子俩开始一起练瑜伽。

在瑜伽的路上,孙楚洋一路释放、挑战、突破、改变,慢慢长成了最好的自己。

练习2年后,孙楚洋变得活泼、开朗,瑜伽成功地让孙楚洋走出了自闭,开始重新审视大千世界。而随着孙楚洋在瑜伽上的天赋不断显露,温岭当地的好几家瑜伽馆都来找他,希望让孩子去当个小老师,帮着大人给同龄的孩子上课。

于是,6岁的孙楚洋就成为领薪水的瑜伽老师了。在瑜伽课堂上,老师孙楚洋非常专业,每一个体式,他都会先做示范,每一个口令都表达清晰。每当哪个学员体式做得不够标准时,他还会亲自动手帮学员矫正达到练习的标准。

责任编辑:张岩

原标题:,叙利亚局势正在起变化

■ 观察家

这次战机被反政府武装的防空导弹击落,意味着未来俄罗斯战机的安全系数在下降,这也是为什么俄军必须要查出导弹来源的原因所在。

据央视报道,俄罗斯一架苏-25战机3日在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执行打击极端分子任务时被便携式防空导弹击落,战机飞行员丧生。随后,俄罗斯对该地区进行了精准打击,30多名武装分子被消灭。

这是在2015年11月土耳其击落一架俄罗斯苏-24战机之后,时隔两年多后,再有俄军战机被击落。这架俄罗斯战机是被肩扛式地空导弹击落的,俄罗斯方面认为,这一地区的反政府武装并没有防空导弹,因此认定,这应该是从境外运入的,所以下一步俄方将彻查导弹的来源。

对俄罗斯来说,从2015年9月出兵叙利亚以来,战机被击落还是小概率的事件。除了被土耳其导弹击落的战机之外,基本没有在叙利亚战场损失战机。整体来说,叙利亚战场对俄罗斯战机基本还是安全的。

这次战机被反政府武装的防空导弹击落,意味着未来俄罗斯战机的安全系数在下降,这也是为什么俄军必须要查出导弹来源的原因所在。从战场态势来说,俄军出兵叙利亚之后可以说是风卷残云,显示了很强的战斗力,如果接连出现战机被击落的情况,无疑会给俄军造成不利影响。

目前,叙利亚境内的反政府武装派别繁多,也经历了不断重组。此番击落俄军战机的反政府武装被认为是“征服阵线”,其曾经与基地组织有联系,一年前宣布切断与基地组织联系,成为独立的武装派别。

虽然,俄罗斯、伊朗、美国等国都宣布彻底打败了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组织;在俄罗斯的鼎力帮助之下,叙利亚政府军也稳住了阵脚,但是,目前叙利亚政府军远远没有实现“收复失地”的目标,在这样的局势下,俄方战机被攻击也并不意外。

去年,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主导的叙利亚政治和解的索契会议召开,各方希望能够达成一部新的宪法。通过这次大会,俄罗斯无疑成为叙利亚战后秩序重建的主要参与者,甚至是主导者。但是,这次战机被击落,无疑是对俄罗斯在叙利亚地位的挑战。

国际舆论普遍认为,打败“伊斯兰国”只是叙利亚实现“战后”的第一步,叙利亚需要真正的稳定。但就现在的态势而言, 叙利亚内部犬牙交错的局势,可能正在“固化”。目前,叙利亚政府军、反政府武装、库尔德武装处于胶着状态,而俄罗斯、美国、土耳其等国都在叙利亚有代言人,也正因此,代理人战争已经是叙利亚的“常态”。随着俄军战机被击落,未来叙利亚的局势可能更加复杂。

2017年12月1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前往埃及进行工作访问的途中,出人意料地造访了俄军位于叙利亚的赫梅米姆基地。当普京突访叙利亚,并宣布俄罗斯撤军的时候,能够感受到俄军凯旋的气氛。然而,战争开启容易,结束却并不容易,最终还是要回到谈判桌,索契会议无疑是一个契机。事实上,索契会议也意味着,俄罗斯在叙利亚的“任务”正在转换——不再是帮助阿萨德稳住政权,而是实现“战后”与“秩序重建”,这已经超出了俄军的能力之外。从这个角度看,俄罗斯战机被击落,或许正是其力有不逮的表现。

□孙兴杰(学者)

责任编辑:张岩

来源:北京晨报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家万户忙答题。在疯狂“撒币”的刺激下,从一夜爆红到野蛮生长、战火纷飞,过去的一个月里,直播答题划出了这样一个令人“拍案惊奇”的魔性轨迹。《冲顶大会》、《芝士超人》、《百万英雄》等直播答题APP玩得风生水起,包括BAT在内的大小玩家也携资本蜂拥而至,甚至不乏跨界者。但与此同时,野蛮生长带来的“速生症”如影随形,亮点和槽点齐飞,唱高与担忧同在。直播答题的繁华还有多久?

BAT都来了

一个月仨阵营十五家火拼

“我撒币,我乐意。”2018年1月3日,王思聪在上为《冲顶大会》站台。可能当时他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引领直播行业进入一个新时代。这场10万元的撒币活动拉开了直播答题真正兴起的序幕,也令低沉的直播行业画风大变。

此后,一众直播答题以不及掩耳之势进入公众视线。映客旗下的《芝士超人》、花椒直播旗下的《百万英雄》、今日头条旗下的西瓜视频纷纷开足马力,短短两天将单场奖金提升到102万元。

就在此刻,网友小白被朋友带入,这个新鲜模式让其两眼放光血脉贲张,成为众多答题发烧友中的一员,上好闹表,战了一场又一场。不过答了一周的题,只赢了几个福利场,算下来也就一顿快餐钱。

与此同时,四大平台的混战持续一周后,直播答题掀起了燎原之势。一大批兵马气势汹汹杀进来,据不完全统计,过去一个月里逾15家入场,北京晨报记者观察,按照背景大致可以分为三大阵营:

直播平台军团,以花椒、映客、、、一直播、斗鱼、西瓜视频等等为代表,实际上,目前几乎一线直播平台都已经入场;

互联网大佬军团,最近BAT也都杀进来,成为最具看点的新梯队。旗下好看视频上线在线直播答题功能,百度贴吧也推出了《百万富翁》答题游戏。旗下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口碑,也开始了“撒币”游戏,每天18时30分“点食成金”都会在口碑APP准时开始。最近NOW直播也上线了“全民闯关”,推出“网易大赢家”,小米互娱上线“有乐”。微博刚刚更新了最新版本,其中提示微博将开启春晚答题王模式,并成为今年央视春晚独家直播答题平台。

另外就是跨界军团,尤其是出现了一些“魔性”选手。1月16日,自行开发的答题直播“百万答人”正式进驻大白汽车App;新世相读书会上线了直播答题微信小程序“百万黄金屋”,这也是微信上首款直播竞答游戏;此外汽车互联网平台易车计划于2月5日上线以泛汽车知识为主的“易战成名”直播答题项目;而网贷平台“网投网”也来凑热闹,上周上线了《一冲到底》。

极光大数据分析指出,考虑到这类答题节目与直播拥有较高的契合程度,且获客成本相对低廉,可以预期,在短期内还会有更多玩家入局。

乱象丛生

BUG不断、用户疲劳、外挂遍地……

直播答题的闪电爆红也引发了很多质疑和争议。这一个月里,各大平台的表演令人眼花缭乱。

最为人诟病的是每场答题参与人数与奖金金额是否真实?你并不知道这是一场盛宴还是人为营造出的虚假狂欢。某平台最后一道只有17位答题者通关,但是被眼尖的网友刨出有重名者,还有一些相同昵称、粉丝为零的“僵尸”用户,因此不乏暗箱操作的质疑声。

同时卡顿、误判各种BUG不断。小白有一次答到了第12题,却发现最后关键时候卡了,答题界面根本没有出现,令人懊恼;而也有网友抱怨,自己明明答对了题,却被系统判罚错误。典型一例是某平台提问“肉夹馍”是哪个地区的美食时,有215万答友因全部选择了陕西而被系统判定“答错”,出题重大失误。网友们愤怒的弹幕不忍卒睹。

另外在答题直播火爆之后,一些辅助答题的“作弊神器”也衍生出来,还有所谓辅助外挂道具也开始让原本的答题变了味。有业内人士指出,现在市场上有三种方式的外挂,首先是语音识别技术,第二是识图技术,另外一种是通过抓产品接口侵入题库。而有淘宝的店铺在售卖无限复活教程及答题辅助工具。外挂与反外挂也是当前各大玩家的一大工作。

最重要的是,每天准点蹲守,听主持人讲一箩筐废话,发动亲友团忙活半天,最后费劲巴拉只赢了几块钱。小白有些兴味阑珊。

行业重塑

退场的速度会比入场更快?

在业界看来,直播答题的走红并非偶然。花椒副总裁于丹指出,知识竞答在中国一直很有市场,从《幸运52》到《开心辞典》、《一站到底》以及《诗词大会》等,有着成熟的“群众基础”。

易观互动娱乐行业中心分析师王传珍指出,直播答题点燃了人口红利衰退后用户争夺的激烈战况。极低的获客成本让选手们前赴后继。

纵观目前各类直播答题APP,无论是入口模式、答题的形式还是奖金规模,因为门槛极低,都很雷同。即便有厂商尝试新玩法,比如血战到底,也很快被模仿。

目前,口播广告+题目植入是各家直播答题平台的主要变现方式。尽管已经有广告主开始投放,但是目前整个行业处于疯狂“烧钱”的状态。“没有个几亿,拿不下这场战役。”一位业者感叹,而洗牌是早晚的事儿。在于丹看来,直播答题的激烈竞争将进一步让头部平台扩大领先优势,会加速行业洗牌。瓦图投资认为,在残酷的竞争之下,想必退场的速度会比入场更快。

目前单场最高奖金出现了500万元,并且有愈演愈烈的态势。毫无疑问,雄厚的资本成为决定这场战役的一个重要砝码。

值得关注的是,对于这一新生事物,相关部门对答题软件的监管力度已经提上日程。微信的一款答题小程序“头脑王者”被叫停,原因是对玩家上传的题目审核不慎,出现个别涉及不正确导向的严重错误题目。

商业化和内容自查的双重考验下,答题究竟是直播的春天还是一场烧钱闹剧,也许很快见分晓。

而回归理性的小白现在只会挑几个感兴趣、时间又合适的场次,偶尔玩几把。

北京晨报记者 焦立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