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凤凰娱乐 下的文章

 

在前段时间印度阅兵中,军迷朋友又一睹了印度军队的摩托车杂耍,这些表演每年都会带给我们不一样的感受。但每次看到像叠罗汉一样的摩托车杂技造型时,都会有一个同样的词语蹦出嘴边——印军开挂啊!


今年表演摩托杂技的主要是来自于印度边防部队——边境守备队的士兵。边境守备队SSB(Sashastra Seema Bal)的主要任务是保护与尼泊尔长达1,751公里的开放边界,以及与不丹接壤的699公里边境,除了提供各种内部安全职责之外,它也是这两条边界的主要情报收集机构。

在山地比较多的边境上,这些军人都喜欢选择摩托车作为日常通勤工具,所以摩托车技术也非常高超。

但是最近一个报告却让人感受到“摩托猛于虎”!

据印度雷迪夫新闻网2月4日报道:在过去三年中,位于印度与不丹、尼泊尔交接处的印度边境守备队,日常交通事故死亡的士兵居然是边境行动中阵亡士兵的10倍。而报告称:“在大多数情况下,摩托车事故是导致死亡的主要原因。”

2015-2017年期间,有38名边境守备队军人死于道路交通事故,几乎每月都要死一个人,而在冲突频现的印巴查谟和克什米尔地区,三年也只有4名印度军人死于冲突,也就是说死于交通事故的人数几乎是边境行动阵亡士兵的将近10倍。

报道分析了这些死于交通事故的边防军人的情况。

这些军人往往是30~40岁左右,属于基层的下级军官,有28人是在下班时发生交通事故死亡的,10人是在当班时驾驶军用车辆或军用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死亡的。造成这些事故的主要原因是路怒症和酒后驾驶!看来,开车斗气害人害己、酒后驾车危险万分,这在印度也是一样!

报告重点还说了,这些事故绝大多数是骑摩托车发生的交通事故。

为此,印度边防部队不得不在营区大搞交通文明出行的安全警示教育,并制定了一个叫做“道路使用和安全文明”的教育方案,目前正一些营区试点。

看来,无论摩托车神技有多厉害,还是要遵守交通法规,杜绝路怒和酒后驾驶!(作者署名:虹摄库尔斯克)

原标题:AI有望助力中国核潜艇?在未来战争占得先机

据香港《南华早报》4日报道,一名资深研究人士表示,中国正在用人工智能(AI)升级核潜艇的电脑系统,以提高指挥人员的潜在思维能力。这名科研人员说,人工智能增强版潜艇不但能让庞大的中国海军在未来战争占得先机,而且能够将人工智能的应用提高到一个新水平。

报道援引上述研究人员的话称,虽然潜艇破坏力大,但其“大脑”实际非常小。《南华早报》称,核潜艇的有效操作,靠的是潜艇人员的技术、经验和效率。如果舰艇人员在深海里待上几个月,不断增加的压力会让潜艇指挥官的决策力受影响,甚至导致糟糕的判断。但上述研究人员表示,人工智能可以减少指挥官的工作压力和精神负担。

《南华早报》说,到目前为止,核潜艇的“思维”功能,基本上还是由人完成。如果有了AI技术,机器学习能力将得到加强,并会强化决策支持系统,在不用人工干涉的条件下,获取知识、提高本领和制订新计划。AI助手可帮助潜艇指挥官评估作战环境,分析盐度、水温可能对声呐系统造成的影响。▲ (张 祥)

原标题:当中美俄三国宇航员在海南聚首⋯⋯

据《中国妇女报》等消息,2018年1月29日-30日,以“和平利用太空技术,发展人类健康医疗事业”为主题的“太空技术和平利用国际研讨会”在海南文昌召开。中国、美国、俄罗斯三国航天员、航天科学家、太空医学领域专家学者以及特邀嘉宾参会,与会人员在不同领域交流了太空技术和平利用方面的经验,重点研讨了太空技术运用于人类生命健康、医疗、医药、生物链的方法和路径。

“太空技术和平利用国际研讨会”在海南文昌召开。 本文图片均来自“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微信公众号 “太空技术和平利用国际研讨会”在海南文昌召开。 本文图片均来自“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微信公众号

多位与会者认为,此次会议有益于中、美、俄搭建航天领域合作交流的新平台。参会各方表示将进一步推动太空技术和平利用领域的信息与研究成果交流,建立联合工作组及定期联络机制,共同参与推动海南“世界太空城”、“海岸国际金融中心”和“太空医科大学”等项目。

会议相关方签署关于继续推进太空技术和平利用的备忘录。会议相关方签署关于继续推进太空技术和平利用的备忘录。

这次聚焦“太空技术和平利用与人类健康”的民间非正式研讨会,可以说是一个被网络热搜冷落的新闻干货。会议在媒体宣传上显得“低调”,但部分网民还是敏锐地指出,此次研讨会的召开在大国层面推动太空技术和平利用,特别是推动大健康上具有标志性意义。

此次研讨会,航天员阵容可谓豪华。从他们的积极奔走中,我们能够感受到,浩瀚星空,竞争不是唯一主题,太空技术的和平利用将极大造福人类。

伯纳德•哈里斯Bernard A.Harris伯纳德•哈里斯Bernard A.Harris

伯纳德·哈里斯:美国,医生、前NASA科学家和宇航员、哈里斯基金会创始人兼主席。

1995年2月9日,伯纳德·哈里斯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出舱行走的黑人宇航员。哈里斯曾在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服务十几年,从事医疗方面的研究,先后在埃姆斯研究中心(NASA Ames)和约翰逊航天中心(Johnson Space Center)担任临床科学家和航空军医,并且进行了空间适应实验和完善了长时间空间飞行策略。

伯纳德•哈里斯在发言伯纳德•哈里斯在发言
罗伯特•李•小撒切尔 Robert.L.Satcher罗伯特•李•小撒切尔 Robert.L.Satcher

罗伯特·李·小撒切尔:美国,医生、化学工程师和NASA宇航员。

罗伯特·李·小撒切尔在STS-129任务期间成为太空中第一位整形外科医生。

他拥有两名博士头衔(哲学博士和医学博士),喜欢跑步、潜水和阅读。

医生也爱自拍:第一次出舱行走时,宇航员罗伯特•小撒切尔用数码静态相机拍摄自己的头盔面罩。医生也爱自拍:第一次出舱行走时,宇航员罗伯特•小撒切尔用数码静态相机拍摄自己的头盔面罩。
梅•卡罗尔•杰米森 Dr。 Mae C.Jemison梅•卡罗尔•杰米森 Dr。 Mae C.Jemison

梅·卡罗尔·杰米森:美国,工程师、医生和NASA宇航员。拥有横跨自然科学、工程学、语言学和人文学科在内的九个荣誉博士学位,百年星际组织的现任校长。

杰米森出生在阿拉巴马州,在芝加哥度过她的大部分童年时光。1992年9月12日,她乘“航天飞机”号航天飞机进入太空,成为第一个在太空旅行的非洲裔美国女性。

杰米森于曾在《纽约时报》写道:“当我在20世纪60年代长大成人时,美国所有的宇航员都是男性。我在透过航天飞船的窗户向外看时不禁想到,如果在芝加哥长大的那个小女孩可以看到她长大后的样子,一定会笑逐颜开。”

玛莎埃文斯 Marsha Sue Ivins玛莎埃文斯 Marsha Sue Ivins

玛莎埃文斯:美国,前宇航员,五次航天飞行任务的老兵。

玛莎埃文斯曾在美国宇航局的约翰逊航天中心工作,主要从事轨道飞行器的显示和控制工作,在1980年被指派为飞行工程师,并在NASA的管理飞机上担任副驾驶。她曾乘坐过STS-32(1990)、STS-46(1992)、STS-62(1994)、STS-81(1997)和STS-98(2001)。埃文斯于2010年12月31日从NASA退休。

约翰•丹尼尔•奥立弗斯 John D.Olivas约翰•丹尼尔•奥立弗斯 John D.Olivas

约翰·丹尼尔·奥立弗斯:美国,工程师,前美国宇航局宇航员。

奥利弗斯已经完成了两次航天飞机任务,2013年加入德克萨斯大学埃尔帕索分校担任空间安全和任务保证研究中心的负责人。

凯瑟琳•科尔曼 Catherine Coleman凯瑟琳•科尔曼 Catherine Coleman

凯瑟琳·格雷斯·科尔曼:美国,化学家,前美国空军军官,前美国宇航局宇航员。

科尔曼是两架航天飞机任务的老兵,2011年5月23日离开国际太空站,作为远征27号的一名机组成员,在太空中记录了159天。

据报道,科尔曼是个自娱自乐的能手。作为一个音乐爱好者,她的长笛陪她进入太空,为了让这段太空时光更有意义,她还决定与地面的乐队,合办一场爱尔兰传统音乐会。在空间站执行任务期间,她随身携带了4支笛子,并且向全世界传回了在国际空间站演奏的现场画面和音效。

科尔曼在发言科尔曼在发言
勒罗伊•乔 Dr。 Leroy Chiao勒罗伊•乔 Dr。 Leroy Chiao

勒罗伊·乔:美国,前NASA宇航员和国际空间站指挥官。

乔目前从事商业、咨询、高管教练和空间教育,是第一位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 Raborn特聘教授,还是休斯顿空间和科学教育协会的顾问,国际宇航科学院和100人委员会的成员。

叶甫盖尼•伊戈列维奇•塔列尔金 Евгений Игоревич Тарелкин叶甫盖尼•伊戈列维奇•塔列尔金 Евгений Игоревич Тарелкин

叶甫盖尼·伊戈列维奇·塔列尔金:俄罗斯,宇航员,俄罗斯加加林宇航员培训中心成员,俄罗斯联邦英雄。

叶甫盖尼·塔列尔金是2012年10月23日发射的“联盟ТМА-06М”号载人飞船随行工程师。

杨利伟杨利伟

杨利伟:中国,中国进入太空的第一人,特级航天员,少将军衔。

杨利伟历任中国航天员科研训练中心副主任,载人航天工程航天员系统副总指挥,现任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副主任。杨利伟在原空军部队安全飞行1,350小时之久。2003年10月15日北京时间9时,杨利伟乘由长征二号F火箭运载的神舟五号飞船首次进入太空,象征着中国太空事业向前迈进一大步,起到了里程碑的作用。2017年10月27日,荣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空间科学奖章”。

陈冬陈冬

陈冬:中国,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航天员大队三级航天员,上校军衔。

陈冬在2016年10月17日-2016年11月18日期间执行神舟十一号飞行任务,获得圆满成功。12月2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陈冬“英雄航天员”荣誉称号并颁发“三级航天功勋奖章”。2018年1月,被中宣部授予“时代楷模”荣誉称号。

中国航天员代表陈冬致辞。中国航天员代表陈冬致辞。

本次研讨会由中国航天基金会主办,中实集团公司承办。

责任编辑:张玉

来源: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军工 文/于宝辰]去年以来,解放军远海长航绕飞台湾岛已成为日常。台军方面除了一而再再而三地钻地洞,也对两岸军事形势有了点新的认识:随着解放军远程航空作战能力发展,台湾东部空域已非“防空后院”。为此台军采取的应对措施是:将上世纪60年代引进的“霍克”(HAWK)防空导弹部署于台湾东南离岛兰屿和绿岛,以“威胁”解放军长航战机。

“霍克”导弹发射(图片来源:联合新闻网)“霍克”导弹发射(图片来源:联合新闻网)

台军常常以“防空导弹密度世界第二”自夸,然而其防空导弹部署重点在面向大陆的台湾岛西侧。自去年开始,解放军日常性地进行远海长航训练,动辄绕飞台湾岛,有时甚至达到一周四次之多。解放军长航暴露了台湾东部的防空软肋,为一贯自吹自擂的台军敲响了“警钟”。

为此,台军首次将“爱国者-3”型防空导弹部署到东岸的花莲,台东地区进行应对。不过台军的“爱国者”导弹总共只订购了10套发射系统,如此“拆了西墙补东墙”,等于正面的空防又减弱了,于是,台军只能打起了老式“霍克”的主意。

美国1957年定型的“霍克”(台湾称“鹰”式)防空导弹乃是堆起“世界第二防空导弹密度”的主力,其发射系统数量至今仍占台军防空导弹的一半以上。该型导弹为少有的美国陆军(而非空军)立项的区域防空导弹,定位是用于陆军野战中近程防空,因此其弹体和发射系统组件都以设计紧凑,重量较轻(60年代标准)著称,代价则是射程仅有40公里。

“霍克”导弹的机动发射架,相比“爱国者”确实短小精悍“霍克”导弹的机动发射架,相比“爱国者”确实短小精悍

因为解放军绕岛飞行时经常出入巴士海峡,由此进入台所谓“防空识别区”。为了让射程短的“霍克”可以威胁到解放军长航战机,台军决定将“霍克”导弹以“突击排”方式前推部署到兰屿,绿岛,以将解放军绕岛航线纳入射程。

红圈处北为绿岛南为兰屿红圈处北为绿岛南为兰屿

观察者网军事评论员表示:台军的“霍克”导弹引进时间都很早,而且该弹在美国早已停产,最后一批新零件是2000年从美国买的。除了性能早已落后,可靠性也很成问题。去年台军在屏东进行操演试射时,两枚“霍克”突然失控,一发凌空爆炸,一发扎在海滩上爆炸,幸未造成人员伤亡。

凌空爆炸的失控导弹凌空爆炸的失控导弹

退伍台军人员就此表示“飞弹已经超过四十年了,每次试射都怕怕!”“不汰换,迟早炸死人!”。实际上台军也很清楚“霍克”靠不住,计划用自产“天弓”系列加以替换。不过绿岛,兰屿地处偏僻,就算“霍克”又“抽风”,炸到人的可能性更小。在替换计划完成之前,台湾本岛可以暂离这两个排的“大炮仗”,让台湾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更有保障,也不失为美事一桩。

推荐阅读:中国要建第二个军事基地? 美印一听说就着急了!它有多重要?!  查看详情请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