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凤凰娱乐 下的文章

中新社昆明2月6日电 (黄巧)中越边境云南段5块已扫雷场验收移交仪式在6日云南茅坪雷场和265号界碑雷场举行。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官兵用徒步验收的方式,验收移交380万平方米已扫雷场。

资料图:扫雷官兵正在作业。 中新社记者 张峻森 摄资料图:扫雷官兵正在作业。 中新社记者 张峻森 摄

仪式上,云南扫雷大队的官兵们以中国军人独有的方式——徒步对雷区进行检验,以让民众放心。上午10时,官兵们进入指定地点,队领导和干部站到了队伍的最前面,他们手拉着手,从雷场的一侧出发,踏入了昔日的雷场,用双脚进行详细地踏勘检测,证明这块土地上已不存在残存的地雷。这片曾经的“死亡地带”完成向“和平之地”的蜕变。

云南省马关县都龙镇镇长熊开良介绍,战后遗留的边境雷区给周边民众带来很大的安全隐患,人员、牲畜触雷的事件时有发生,边疆民众对排除雷患的愿望一直很强烈。

曾触雷被炸断左腿的边民王友成称,参加雷场验收移交仪式,看着官兵们手拉手走过雷场,最大的感触是有了安全感,心里不再害怕。

“采用徒步验收这种方式,能够确保雷场不存在残存地雷或者爆炸物。”云南扫雷大队扫雷二队队长付小科介绍,扫雷二队当天移交的雷场有316万平方米,从中排除地雷和爆炸物1500余枚。

中越边境云南段第三次大面积扫雷任务部队于2015年6月组建,2015年11月誓师出征,任务是扫除中越边境云南段5600万平方米雷区,并协助雷区所在地政府对2400万平方米雷区进行永久性封围。截至目前,云南扫雷大队官兵已扫除中越边境云南段近2600万平方米雷区,排除地雷和爆炸物6万余枚,占整个任务量的46%。

云南扫雷大队介绍,接下来,扫雷二队官兵将转场至文山州马关县金厂地区,继续征战罗家坪大山、老虎山、中寨等雷场。扫雷四队官兵将在完成文山州麻栗坡县天保镇4号洞雷场的扫雷任务后,继续征战文山州麻栗坡县猛硐乡雷区。根据计划,云南扫雷大队官兵将在2018年年底前完成全部扫雷任务。(完)

责任编辑:刘德宾 SN222

■黄杨子

年关将至,医疗圈却传来悲伤消息:安徽省六安市裕安区丁集镇中心卫生院外科医生方培虎于去年12月16日凌晨猝死在值班室内,年仅31岁。然而,1月25日,裕安区卫计委一则《关于在全区医疗卫生系统开展向方培虎同志学习活动的决定》引发轩然大波,医生纷纷表示,“不学,要好好活着”。

树典型、学典型,这在各行各业都需提倡,为何这次学习,引发了大家如此强烈的抵触?或许,日前发布的一则行业报告能说明一些问题。

1月9日,中国医师协会发布《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显示,我国三级医院医师平均每周工作51.05小时,二级医院为51.13小时,大大超过每周40小时的标准工作时间。同时,仅有不到四分之一的医师能够休完法定年假,甚至还有4.4%“不知道自己有年假”。

据2017年不完全统计,见诸媒体的医生猝死案例就有31起。在“向方培虎同志学习”通知下发的前一天,青海大学附属医院急诊科医生郭庆源夜班接诊38名患者,连续工作18小时,突发病症经4小时抢救无效死亡。

抛开学习培养周期长、报酬低等老生常谈的问题,长期处于高强度、高压力工作状态恐怕是压垮医护人员的最后一根稻草。今年初,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提出,“要关心医务人员的身心健康,执行好医务人员休息休假的制度”。诚然,改变就医大环境不可能一蹴而就,那么,是否可以从细节处入手,加强对医护人员的关怀呢?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2003年,俄政府颁布法令,医护人员若加班,头2小时可得到高于原工资1.5倍的薪水,此后可得到高于2倍的薪水,且不得通过补假对加班进行补偿。对于节假日加班费,一律按照2倍标准。

如今,国内已有部分省市医院先行试水。浙江省台州医院以科室为单位进行年休假完成率考核,超过年度目标85%的科室给予每人1000元奖励,并列入部门年度考核观察指标。院长陈海啸说,这不仅是对职工的人文关爱,更是对患者的高度负责。今年初,安徽省卫计委也印发 《关于加强全省公立医院人文关怀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列出“关怀医务人员”一项,这也是全国首个“公立医院人文关怀”制度。

医生这份职业特殊而伟大,但“燃尽蜡烛”过度劳累并不值得在医学界提倡。若是想要从方培虎的悲剧里悟出些什么,应该是全行业乃至全社会正视医护人员的执业及生活状况,让健康的医者传递健康。

责任编辑:张玉

海外网2月5日电 据NHK报道,日本佐贺县警察总部透露,有当地居民报案称,当地时间5日下午4点45分左右,日本神埼市千代田町的千代田中部小学附近,一架日本自卫队直升机坠落,现场燃起黑烟。目前警察正紧急确认详细状况。

 

责任编辑:刘德宾 SN222

光明网评论员

上周末(2月3日)有媒体报道了郑州城管撤梯致人死亡案的。这个回应,堪称经典,让人们进一步了解了城管行政的逻辑,也更加清楚了这个逻辑与撤梯之间究竟存在着怎样的关联。

在这个回应中,郑州城管官员为撤梯行为辩解,甚至在记者提出“拿走梯子是在作出处罚,还是在解决问题”时,竟然回答说:“这个问题我当时不在场,我也不是本人,但他一定会有原因和想法。我坚定地相信,他撤走梯子不是想要摔死这个人。”

“他一定会有原因和想法”,“他撤走梯子不是想要摔死这个人”,这样的说法似乎没有什么可挑剔的:谁敢说撤梯的城管就“是要想摔死这个人”?这么说又有什么证据?因此,从逻辑上讲,“他撤走梯子不是想要摔死这个人”,和“他撤走梯子就是想要摔死这个人”一样,都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因为这两种有关撤梯行为的动机的说法都没有证据支持。但是,这个说法于回应的官员而言却不一样:既然回应的官员知道“他撤走梯子不是想要摔死这个人”,那么,他就应该知道“他一定会有原因和想法”中的“原因和想法”究竟是什么。否则,回应的官员何以只知道“他撤走梯子不是想要摔死这个人”,而不知道“他一定会有原因和想法”中的“原因和想法”?

关键在于,“他撤走梯子不是想要摔死这个人”的回应,等于是说“他”实际上明白撤走梯子可能或定能摔死人,而只不过“不是想”而已,否则,就没有什么“想要”不“想要”的问题。而“不是想要”的辩解,无非“是想要”说明撤梯城管没有恶意,只是有其他“一定会有”的“原因和想法”才颟顸致人死地的结果而已。可是,结果已至此,“想要”不“想要”的辩解,除了显示撤梯者的冷酷和辩解者的冷静以外,还能说明什么?

再者说,即使“他撤走梯子不是想要摔死这个人”有证据支持,那么,这是否就可认定撤梯行为的正当性和合理性呢?难道郑州城管行政的正当性和合理性是建立在“想要”什么和不“想要”什么的基础之上?难道郑州城管行政的正当性和合理性的判断标准是(摔)死人与否?

更冷静的回应还在这句话:“我说这话是对死者的不敬,我不愿意说这话。中国有一句话,死者为大。我不得不说这句话,他(死者欧某)30岁了,应该有安全和危险意识。他本人也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这点不能否认……”这个回应官员的话显然没错,“他(死者)本人也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这点当然不能否认。但是,也正因为如此,“他撤走梯子不是想要摔死这个人”这句话也更显荒唐。回应官员没有披露撤梯者的年龄有多大。如果撤梯者的年龄还要大于30多岁,那么“不是想要”的辩解有什么意义呢?而如果撤梯者的年龄小于30多岁,那么,就更不存在“不是想要”的问题了。

问题是,如果没有城管的撤梯在前,那么,即使“他(死者欧某)30岁了,应该有安全和危险意识”而没有,也不致不得不滑绳而下坠楼身亡吧?难道30多岁且没有安全和危险意识的施工者,都注定了死亡的下场?这种避重就轻、顾左右言他的回应,不知道是在辩解还是在自暴其短。不过,由这个回应,人们也正好可以理清撤梯城管之所以如此行为的部分原因。可以说,虽然城管撤梯致人死亡事件在前,对这个事件的回应在后,但实际上,从上述内容看,这两者在逻辑上的因果关系却恰好相反。

来源:光明网

责任编辑:张义凌

原标题:美国务院:美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核心限制正式生效

当地时间5日,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表示,美俄已经实施并履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2018年2月5日标志着条约对双方战略核武库的核心限制正式生效。这也意味着,双方部署的核弹头数量不超过1550枚,部署和未部署的核战略运载工具不超过800件,已部署的弹道导弹和重型轰炸机的数量削减至700。

与此同时,声明表示,美国已于2017年8月完成削减工作并达到限制要求,同时俄方也多次表示会遵照条约执行,美国务院希望在随后的信息交换中确认俄罗斯履行了相关承诺。美国和俄罗斯将在下个月就各自的战略核武库交换数据,双方在过去7年中按要求每年交换两次数据。通过对军事基地和设施进行现场检查等措施,双方可以核实彼此战略核武库的数据。这种核查机制也使双方能够洞察彼此的战略核运载系统,核弹头数量以及相关设施的情况,同时还可以追踪核武器系统的状态和构成。

2010年,俄罗斯和美国签署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该条约为双方部署的战略武器系统设置了一个上限,即1550枚核弹头和700套运载系统。这一条约的实施,被视为美国和俄罗斯履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六条承诺的标志。(央视记者 魏雪娇)

责任编辑:霍宇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