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武爷案续:每年春节前在家召高管拟行贿计划

来源: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红林)在中纪委宣传部、中央巡视办、央视联合制作的专题片《巡视利剑》中披露细节的武氏企业核心成员闫荣生,因单位行贿罪被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2年10个月。

闫荣生的判决书中,提及大量武长顺非法经商的情节:当时的天津市交管局设施处将交通设施安装施工和日常维护工作全部交由武长顺控制的公司承揽,不走公开招投标;时任车管所所长帮武长顺控制的公司揽下机动车IC卡供货合同、协调收购其他驾校;时任交管局副局长找地税局斡旋,确定由武长顺控制的公司代征车船使用税……

根据判决书中记载,武长顺、武长顺弟弟及闫荣生均证实,每年春节前,武长顺在家里召集武氏企业核心层开会,授意向当时的交管局领导行贿,武长顺的弟弟负责手写名单及具体金额,其他人负责行贿。

武长顺指使手下 行贿天津交管多名高官

2017年7月25日,中央组织拍摄的政论专题片《将改革进行到底》第九集《党的自我革新》在央视播出,这一集披露了武长顺案。

2017年9月7日,由中纪委宣传部、中央巡视办、央视联合制作的专题片《巡视利剑》,在央视和中纪委网站同时播出第一集《利剑高悬》。其中,详细披露了武长顺案的侦办情况。

专题片中展示了中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查办的武长顺案案卷。在“违规经商办企业”案卷,画面中可以清晰看到“华兴世纪投资公司”、“正直智能公司”。

2015年1月11日,天津市华兴世纪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闫荣生被河北省献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在专题片中,闫荣生以身说法:“这个企业从投资、从收益、从管理,从各方面都得听那个武长顺的,我们只不过就是以我们名义代持一下。”

2017年4月19日,最高法院将闫荣生案指定给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法院管辖。

法院审理查明,2007年至2014年,闫荣生为武长顺实际控制的天津市正直智能交通设施制作安装有限公司、天津市通达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天津大众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有限公司、天津市华海计算机技术有限公司、天津市联合职业培训学校等谋取不正当利益,受武长顺的指使,向天津市交管局党委书记兼政委徐国群、天津市交管局副政委陈和平、天津市交管局车管所所长邵元和等人行贿共计242万元。

高管春节前“武爷”家开会 商量行贿方案

闫荣生系武长顺实际控制的正直公司、通达公司、大众公司、华海公司、联合驾校等企业的高层管理人员,了解大量关于武长顺非法经商的隐秘情节。 

根据闫荣生供述,武长顺从1996年开始经营企业,经过多年的发展,形成一系列公司,公司业务从最初的交管、公安相关业务,拓展到地产等其他业务领域。

他交代,上述武氏企业的管理小组由武氏企业的部分高管人员组成,包括武长顺的一个亲弟弟,是武氏企业的核心层,也是武长顺经营武氏企业的核心执行机构。

闫荣生说,快过年的时候,武长顺会召集上述人员到他家开会,授意高管人员给天津市公安局、交管局及其他职能部门的人送钱,会议过程由他的弟弟做记录。

武长顺落马后交代,其控制、管理的公司有正直公司、通达公司、大众公司、华海公司、联合驾校等,公司注册和管理由闫荣生等人具体实施。公司采取分级管理的模式,第一级是“高管级”,包括闫荣生以及武长顺的一个弟弟等5人,具体工作由高管级分工管理,在其总体控制下,闫荣生是总经理,负责全面工作;刘某是常务副总经理,主持日常工作;翟某是财务总监;他的亲弟弟是出纳;张某相当于办公室主任。

他说,从2007年春节开始,公司研究想给为公司提供过帮助的人送钱,根据提供帮助的大小、提出送礼的金额,其让他的弟弟准备钱,让闫荣生等人分别给提供过帮助的领导送钱。

武长顺的弟弟作证称,武长顺是他的三哥,实际经营和投资了很多企业,2007年开始参与管理武长顺企业的帐外资金。2007年开始,武长顺每年召集企业的核心人员在家里开会,商量给企业帮过忙的人送礼。根据武长顺的指使,他负责手写名单,包括庞文升、陈和平、邵元和、徐国群等人,每个名字后面标注具体的送礼金额。

武长顺被调查后,侦查机关从武长顺弟弟处起获了“08年年终补贴”、“相关人员发放情况(二〇〇九年度)”、“外围相关人员年终给付(2011年1月25日)”、“外围相关人员年终给付(2012年1月13日)”和“外围相关人员年终给付(2013年1月)”等个多账表。 在专题片《党的自我革新》中武长顺现身说法:报表什么这些材料全部给它用粉碎机粉掉了,都要拉走。拉走一汽车,还没拉全。

武长顺还提到:武长顺会召集他们到家中,听汇报、做出指示;还给他们配备和自己联系的专用手机,每隔一段时间就销毁换号,用的时候打出去,打完就关掉,两三个月换一轮。

原天津交管设施处俩副处:工程全承揽不走招标

法院认定,2007年春节前,闫荣生向原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党委书记、政委徐国群行贿10万元,对其帮助天津市正直智能交通设施制作安装有限公司承揽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设施处工程表示感谢。

徐国群本人也承认,为正直公司承揽交管局设施处工程提供帮助,2007年春节前武长顺安排其吃饭时,称对其帮助正直公司表示感谢,饭后其上车时,闫荣生给其一个提兜,里面有10万元现金。

2009年至2012年,闫荣生先后4次向时任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设施处处长庞文升行贿共计100万元,对其帮助正直公司承揽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设施处的工程表示感谢。

武长顺也表示,从2009年春节开始,为了感谢庞文升同时也为了让他继续支持公司发展,让闫荣生等人多次给庞文升送钱。

天津市正直智能交通设施制作安装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某作证称,自1999年开始,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设施处的交通设施施工和日常维护工程都交给了正直公司施工,没有进行过任何招投标程序。

程某、王某均曾任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设施处副处长。两人均表示,设施处的全部交通设施安装施工和日常维护工作全部由正直公司承揽,没有经过公开的招投标,这是由设施处处长庞文升在设施处的班子会议上决定的,庞文升称是武长顺要求的。

2014年5月前后,闫荣生还根据武长顺的安排,向天津市交管局塘沽支队原支队长王某行贿2万元,对其帮助正直公司承揽天津市交管局塘沽支队工程表示感谢。

王某也承认,2014年5月份前后其做换肾手术后,闫荣生、庞文升等人代表武长顺到其家中看望,给其2万元现金。

专题片《党的自我革新》中明确说到,武长顺并非在经营上有特殊才能,而是靠权力获得资源。这些公司的重要业务就是承接交管设施项目,他授意下属利用公权力为他清除竞争对手,把一些项目交给他控制的公司垄断经营。

庞文升在片中现身说法:限我两年期间,全部清走,49家。我召开了处长办公会。我顶着风浪,硬着头皮,一年半清理了,就是正直公司独家干啊。

原车管所所长帮忙 拿下机动车IC卡业务 

法院认定,2008年至2009年,闫荣生分两次向时任天津市交管局副政委陈和平行贿共计30万元,对其帮助天津大众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有限公司从天津市交管局车管所获批教练车指标以及其他帮助表示感谢。

天津市交管局车管所考试科原科长褚某作证称,陈和平任车管所所长期间,曾指示其为大众公司增加教练车指标。

天津市交管局塘沽支队原支队长王某、塘沽支队上海道大队原教导员杨某作证称,2003年左右,武长顺控制的大众驾校在收购第一驾校过程中,时任车管所所长的陈和平参与协调、办理。

2007年至2014年,闫荣生先后6次向时任天津市交管局车管所所长张某行贿30万元,对其帮助大众公司、联合驾校从天津市交管局车管所获批教练车指标表示感谢。

车管所考试科原科长褚某作证称,张某担任车管所所长期间,曾指示其为大众公司、联合驾校增加教练车指标。

2009年至2014年,闫荣生先后6次向时任天津市交管局车管所所长邵元和行贿共计65万元,对其帮助天津市华海计算机技术有限公司承揽天津市交管局车管所机动车管理卡业务表示感谢。

天津市交管局车管所档案科原副科长王某作证称,其曾按邵元和的安排,代表车管所与华海公司签订过IC卡供货合同,没有履行任何招投标程序。

交管局原副局长帮斡旋 拿下车船税代征业务

法院认定,2012年春节前,闫荣生向时任天津市交管局副局长吴某行贿5万元,对其帮助天津市通达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获取机动车车船使用税代征业务表示感谢。

天津市财政局地方税务局原副局长张某、天津市财政局地方税务局财产行为税处处长卜某作证称,吴某曾与税务局商量过代征车船使用税的事,最后确定由通达公司代征车船使用税。

天津市交管局津南支队副支队长杨某、天津市交管局红桥支队安监科科长何某均证实,时任天津市交管局副局长吴某以通达公司的名义,分别向其送过小礼品,要求其关照通达公司的业务。

总经理被抓后 揭发武爷犯罪试图立功

庭审期间,闫荣生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和犯罪事实无异议。其辩护律师认为:闫荣生在纪委主动交代了向他人行贿的事实,系自首;闫荣生向办案人员揭发武长顺的犯罪事实,提供了有用的案件侦破线索,系立功;闫荣生认罪态度好,有一定的悔罪表现。综上,建议对其从轻处罚。

经过审理法院认为:闫荣生作为单位的直接责任人员,为单位谋取不正当利益,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单位行贿罪。

对辩护律师提出的被告人系自首、立功的辩护意见,经当庭查证,根据天津市纪委出具的情况说明和献县检察院出具的办案说明,证明闫荣生仅是在纪委和检察机关对其调查过程中,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不属于自首;关于其在纪委揭发武长顺的犯罪线索,献县检察院的办案说明显示,闫荣生的揭发未被司法机关查证属实,故立功不能成立。

根据刑法规定,单位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而行贿,或者违反国家规定,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回扣、手续费,情节严重的,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闫荣生作为单位的直接责任人员,为单位谋取不正当利益,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但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从轻处罚。

2017年11月10日,郑州市二七区法院以单位行贿罪判处闫荣生有期徒刑2年10个月。

相关新闻

武长顺被判死缓 终身监禁

武长顺,1953年生,1970年参加工作,从一名普通交警干起,历任天津市公安局交管局局长、天津市公安局局长、天津市政协副主席等职务。

中央第五巡视组进驻天津期间,共收到举报信5000多封,来电3000多个,来访4000多人次,大都涉及武长顺。巡视组还了解到,武长顺在民间被称为“武爷”。

2014年7月20日,武长顺被查。

据新华社报道,2017年5月27日,郑州市中级法院以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单位行贿、滥用职权、徇私枉法“六宗罪”,判处武长顺死缓,其死缓执行期满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武长顺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

法院审理查明,武长顺通过其实际控制的公司非法占有公共财物3.42亿余元;为他人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亲属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8440万余元;挪用公款1.01亿余元归个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

武长顺为使其实际控制的多家公司获取不正当利益,还直接或指使上述公司人员向多名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共计折合1057万元。 

武长顺案发后,涉及武长顺案的108人被排查、问责。徐国群、陈和平、邵元和、庞文升等人均被追究刑事责任。

根据天津市纪委通报,庞文升、陈和平为武长顺实际控制的企业,在承揽交通设施工程、垄断驾驶员培训市场、兼并其他驾校等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

2017年9月7日即武长顺案判决三个多月后,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播出第一集《利剑高悬》。记者从中纪委网站了解到,首播后网络播放量迅速超过5000万次,央视网点赞量近千万,网友直呼“巡视利剑,铲除腐败,大快人心。”

责任编辑:张玉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